NMN行业动态:第三代NMN攻克了的这些难题

NMN行业动态:第三代NMN攻克了的这些难题

2020-08-06 04:38

  作为人类进行靶向抗衰的“弹药”, NADH(线粒体素)并非唯一选择,但却是已知效率和威力的上上之选,又因制作工艺及储存的高门槛,长期停留在概念阶段。不过,现代生物技术的演进已将藩篱打破,并开启新一轮的抗衰之争。

  “还原型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”是NADH的学名,俗称“线粒体素”。作为辅酶I的前体,曾因过度活跃无法制成一度在抗衰界的产业端雪藏。

  事实上,素有“NADH应用之父”之称的伯克梅尔(George D. Birkmayer)曾在20年前就在探索合成思路,其父亲是Walther Birkmayer,帕金森治疗药物左旋多巴L-DOPA的发明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